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资讯
资讯
艺术
艺术
国学
国学
交流
交流

[近当代] “岭南画派”诞生的过程

  [复制链接]
5270 沉默 发表于 2016-11-3 15:08:49

立即注册枕经书画,与艺术同行。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x
关于“岭南画派”这个概念的使用,不管是艺术界、学界,还是媒体、市场,实在是一个随意轻松的事情。但“岭南画派”的内涵到底是什么,这一指称究竟起于什么时候,到底是怎样逐渐被画坛所接纳、怎样流布于画坛的,仍是一个众说纷纭但又悬而未决的话题。

eb2f0c9b90afe894b9a2946d7756db4d.jpg
  
据现有资料可查,最早使用岭南画派这个概念的是丁衍庸。早在1935年6月5日,丁氏在《中央日报》发表《中西画的调和者高剑父先生》一文,开门见山即指出:“素称岭南派画宗高剑父先生,是一位革命的画家,又是调和中西艺术的折中派的画家。”在丁衍庸这里,岭南派与折中派是两个艺术观念相异的派别,但可惜的是,他并没有对两者关系作任何分析。在那个时期,岭南派的叫法并没有流传开来,只不过是个别人的兴趣。  

而就“二高一陈”他们自己而言,是不是就愿意使用这个概念呢?据陈继春的《亮节高风——方人定小传》交待,方人定在遗稿《岭南派画历史》中称:“我在1924年从高剑父学画,至他1951年逝世,都没有听他说过岭南画派的名称。这大概是北方人见这种有与北方人所画有些不同,北方惯称广东为岭南,不约而同称之为岭南派罢了……”这与高剑父的另一学生黎葛民的解释大致相同,他在《广东折中派画家陈树人、高剑父》一文中强调:“高、陈在世时,均未尝以‘岭南派’自居……将广东的折中派画家安上‘岭南画派’的称号,这是不够恰当的。”由此可见,黎葛民并不接受“岭南画派”的说法。  

史论家李伟铭在《从折中派到岭南派》一文中曾指出:“一种流行的说法,‘岭南画派是(上世纪)50年代才开始出现的指称’。”据他的考察,明确地以“岭南画派”指称“二高一陈”及其追随者,并得到理论界的普遍接受始自上世纪50年代末,确切地说,即郑振铎1958年为《中国近百年绘画展览选集》所写序言《近百年来中国绘画的发展》,文中提出“高仑则是岭南派画家的领袖”。非常可惜的是,李伟铭此文并没有深入考察“岭南画派”在上世纪50年代如何风行的具体景况。幸好,《方人定小传》为此作了详细的梳理。

631298ebdb73e50d679608721ed59bd0.jpg
  
陈继春在该书中介绍,1956年前后,广州及香港两地的报章一直出现“岭南”或“岭南画派”这样的关键词。1957年3月8日至26日,由广州市文化局主办的“陈树人遗作展”在文化公园举办,当月11日,香港《大公报》有“(陈树人)与高奇峰、高剑父并称‘三杰’的说法”,而香港《文汇报》则将陈树人直接称为“岭南三杰之一”。3月21日,《广州日报》刊出陈曙风就展览所写的文章,标题就是“从陈树人先生遗作展览看岭南画派”。时任中国美协广东分会副秘书长的黄笃维,提出“广东岭南画派(曾称‘折中派’)已为当代国画开辟了新的道路,今天已逐渐形成一个绘画的流派了”的观点。1959年5月30日,腊垒(佟绍弼)于《羊城晚报》发表了《高剑父与岭南画派》,“岭南画派”的品牌已有广泛效应,至少在媒体上是如此。  

舆论效应之后,紧跟着便是美术界的理论研讨。《方人定小传》交待,按广东画院的前身广州国画院筹委会1960年3月15日的工作计划,“研究岭南画派问题”是理论研究部的四项工作之一,由此,“岭南画派”在广州的国画圈成了一个热门议题。1961年12月2日,一场聚焦“岭南画派”的座谈会在广州文艺俱乐部举行,3日之后的香港《大公报》发表了题为“岭南画派特点何在,穗美术界开座谈会”的报道。报道云:广州市国画界近来热烈讨论岭南画派问题。在最近一次举行的岭南画派座谈会中,画家们就岭南派的历史、特点及其影响和岭南派的发展等问题,进行了热烈讨论……岭南画派创始人高剑父的入室弟子关山月认为,岭南画派是有它的特色的,过去有些人讨论岭南画派的概念理解得过于狭窄,以为直接跟高剑父、高奇峰学画的人才是岭南画派,这显然是不对的。今后要好好研究岭南画派,发展岭南画派。高剑父另一位入室弟子方人定简要介绍了岭南画派的历史后亦对岭南画派的特点发表了意见。他说,高剑父认为当时的国画太保守,主张要写生、写现实,学习中国古画亦学习西洋画法,这便是岭南画派的特色……  

该报道还指出,黄新波、黄笃维、卢振寰、卢子枢、黎雄才、赵崇正、叶少秉、李育中也在会上发了言。1962年1月25日,广州举行第二次岭南画派问题座谈会。  对于这两次有关岭南画派的讨论,陈继春认为:“方人定是主要主持者之一……是当时广东岭南画派的旗手般人物。”  

方人定作为高剑父的学生,曾被誉为高氏的一支笔,“新国画”阵营的宣传部长,这缘由便是发生于20世纪20年代的“方黄之争”。1926年,方人定“奉高剑父之名,写了一篇《新国画与旧国画》,刊于《国民新闻·国花》栏”,结果引发了传统派国画研究会成员黄般若的反击,“双方打了半年笔墨官司”。数十年过去之后,高剑父及“新国画”的代言人方人定再次成为“岭南画派”美术品牌塑造的重要参与者。在方人定的遗稿中,我们也可以看到在草稿纸上归纳出的“岭南派”的特点:力求创新,提倡写生;南方色彩,个人风格;继承传统,吸收外来;兼工带写,色墨并重。  

且不说这些特点归纳得是否都恰当贴切,但在“岭南画派”名称诞生和理论探讨的过程中,“方人定贡献良多”(陈继春语)。

文章来源:美术报 作者:韩帮文


上一篇:大内高手:清代宫廷十大画师
下一篇:石涛工细山水画册八帧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发布主题 上个主题 下个主题 快速回复 收藏帖子 返回列表 搜索
联系我们
业务咨询、商务合作 132 - 8782 - 0107
技术支持 QQ 群 112355482 - 游记1群 429324344 - 活动1群 321344342 - 户外摄影群 124354343 - 游记2群
技术支持邮箱 1691779149@qq.com

微信号:asdasfdasf

QQ|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 枕经书画 ( 蜀ICP备15027664号 )

Powered by Discuz! X3.2© 2001-2013 Comsenz Inc.

艺术,迷人的领域!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